两只狗-寓言故事网

东边院里有只黑狗,西边院里有只麻狗。每天晚上,只要黑狗发出吠声,麻狗也立即吠了起来;等到黑狗不吠了,麻狗也随之停止。
有一天,两只狗争论起来了。
黑狗对麻狗说:老兄,你在夜里也应该做点实际工作,不要老是叫一阵子完事。
麻狗回答说:这是什么意思?你不也是叫一阵子吗?要知道,哪一个晚上我也没有比你少叫一声。
黑狗说:叫固然都是叫,但情况还是有所不同的。我是看到某种可疑的形迹才叫的。你呢?我叫,你也跟着叫;我不叫了,你也不叫了。这样子叫有什么意义呢?
不对!麻狗说,只有你看到了可疑的形迹,难道我就没有看到?既然我们在同一个时间叫了起来,不正好说明我们共同发现了可疑的形迹吗?为什么你叫就有意义,而我叫就没有意义呢?
比方,黑狗说,前天晚上,一个贼到了我的门口,我立即扑了上去,把他赶走了。如果你当时出来协助一下,我们本来可以教训他一顿的,可是你闻风不动,照例只蹲在院子里叫那么几声!
没有比这种话更为无理的了!麻狗说,正是我的声援你才得把贼赶走。如果当时没有我大声恫吓,那贼不会回头打碎你的狗头吗!再说,我怎么能离开自己的岗位?如果我走出院子,贼不正好可以窜到我屋子里去吗?
黑狗不再做声,它没有想到这个随声附和的家伙倒颇强于诡辩。
有个贼终于摸着了两只狗的脾性,他从西边屋的后门偷偷进去,把屋里的东西都偷光了。麻狗呢?它还是照例蹲在院子里,听到那边黑狗叫就叫几声,黑狗不叫它也不叫,丝毫不管屋子里面有什么动静。
诡辩也许能够使辩论的对方感到为难,对事实却丝毫没有什么裨益。1975.8.16.易家湾火车站选自《人民文学))1978年第6期

当时我还在熟睡中,突然被外面传来的一阵嘭嘭的敲门声惊醒,起初我还以为是有人敲门买东西呢,可谁知我打开门后却发现是两只大狗。2月28日下午,江先生告诉记者,两只大一白一黑,身体都很强壮,高约六七十厘米,长约一米。白狗还稍微温顺点,黑狗很凶猛,并且张着大嘴,双眼一眨不眨地瞪着我。江先生说,他接着返回到店里面,将几根火腿拿了出来扔给狗吃,两只狗可能都饿坏了,大口大口地吃着。趁着狗吃火腿的时候,江先生走出门来看了看,当时天还黑乎乎的,他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狗主人。回来后我又喂了它们一些吃的,我想这两只狗肯定是走失的,狗主人可能很快就会来找它们,可谁知我等到天亮也没有见人过来寻找。江先生说。

两只狗吃饱了后也没有离开的迹象,而是像守卫一样蹲在我家超市门前。江先生说,由于超市前的广场是社区小学生们的乘车点,天亮之后学生们开始聚集到这个广场上准备乘车去上学,而这两只狗好像愿意欺负小孩一样,看到小学生走过来后就对着他们狂叫。

江先生说,后来学生越来越多,而且一些小学生看到两只大狗后就不敢再往前走了,这时我也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了,这两只大狗身体那么强壮,别说是小学生了,就是成年人也很容易被咬伤。江先生说,为了防止发生意外,他从店里又拿了根火腿肠出来,两只大狗看到他手中的火腿肠后就跟了上去,江先生用火腿肠把两只狗引到了一旁的院子里,并把门关了起来。

记者跟随江先生来到关着两只大狗的院子,两只大狗正趴在地上,见到有人过来后,两只大狗站起来走到院子的铁门跟前,黑色大狗对着记者狂叫,甚至还把头从门缝里伸了出来,你看,这只黑狗太凶了,看到人后就狂叫,白狗稍微温顺一点,而且长得也很可爱。江先生对记者说。

刚才我朋友还买了些骨头给它们吃,现在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先把它们关在这个院子里。江先生说,这只白色的狗看起来像只萨摩耶,黑色的狗看起来像只德国牧羊犬,听说这两只狗的价值得在1万元以上,我希望狗主人看到报道后能尽快联系我,快点将它们领回家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