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蒲京app下载第二十七章-忒勒玛科斯离开斯巴达

刻瑞斯是克洛诺斯和瑞娅的女儿,朱庇特的众多配偶之一,是农业和文明的女神。她的女儿,园林女神普洛塞耳皮那,分担了她的很多劳务。每次完成工作后,园林女神迅速回到西西里的岛屿,这是她喜欢的休憩之所。她整天四处游玩,后面跟了一大群快乐的女孩,在伊特那山苍翠的山坡上采集鲜花,又在美丽的恩那平原同仙女们翩翩起舞。
在工作劳累后的休憩日,普洛塞耳皮那把这些快乐的伙伴召集在她周围,一起采集鲜花,共同度过愉快的一天。
少女们唱起欢快的歌,手指不停地编织着花篮。她们愉快的歌声、银铃般的笑声,吸引了普鲁托的注意。当时,他正乘坐着四匹黑马拖拉的黑色车子路过此地。为弄清楚这声音来自何方,阎王驻足,走出车来,透过浓密树叶的缝隙,四处窥视。
阎王看见普洛塞耳皮那坐在长满青苔的岸边,几乎要被五颜六色的花朵埋藏。她的欢声笑语的伙伴们,将她围在圆圈中央,这景象就像一幅绘画。只需看一眼,便可以感受到她的美貌和文雅。这使他感觉到,他最大的幸福就是拥有这个光彩照人的年轻丽人。
曾有一段时间,他多次试着说服一个又一个女神,与他共享阴间的王位。然而,一次又一次,她们拒绝了他。没有谁愿意伴陪他到一个没有阳光照耀,没有鸟儿歌唱,没有花朵开放的地方去过那种没有情趣的日子。因遭拒绝,他的感情受到伤害,沮丧的普鲁托发了一个誓言:从此不再追求女孩。这一次,他决定不再以温情的方式邀请普洛塞耳皮那做他的王后,而是对她实行绑架。
穿过灌木丛,他迈开大步,径直朝着普洛塞耳皮那坐着的地点走去。树枝的断裂声、快速的脚步声,惊吓了围成圈子的少女们,她们猛回头,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她们一眼看出,撞入者穿着黑衫,他的面庞是如此黝黑,如此丑陋。少女们齐声呼叫起来,汇合着惊奇和害怕,阎王在不恰当的时候,出现在这阳光普照的地方。
被吓得浑身发抖的少女们,一下子把普洛塞耳皮那团团围住。惊呆了的普洛塞耳皮那的身子在颤抖,头上的美丽花朵全部落在地上,在她打算逃命之前,普鲁托强健的双臂已经将她牢牢地抱住。他把她抱上了车,全然不顾少女们的祈祷和反抗,策马扬鞭,马车载着他们飞驰而去。
马车飞奔,很快就听不见少女们的呼喊声和悲叹声了。她们追逐了一段路,想追上阎王的马车,可是,白花气力。由于担心刻瑞斯追来,逼他释放刚获得的美女,普鲁托的车越跑越快,而且一刻不停。直到克亚尼河,普鲁托才停下来喘口气。他一到,河水便开始翻腾和咆哮,河面越来越宽,很明显,克亚尼河意图阻止阎王的逃跑。
普鲁托马上意识到,想靠他的车子过河,是不可能的。若后退折返,冒着碰到刻瑞斯的危险,势必将被迫放弃到手的美女。于是,他紧抓住那柄双尖叉,重重地对地直撞去,一个洞口出现在他脚下,马和车都落进了漆黑的深渊。
普洛塞耳皮那回头向上一瞥,她的双眼充满了泪水,她生活过的地球,裂开了一个大洞,她正沿着黑洞坠下,她深深地挂念着她的母亲。她仿佛看见黄昏时刻,母亲会到孩子经常出没的地方去寻找。想到这里,她将自己的腰带抛进克亚尼河,请求水中女仙,将它带给刻瑞斯。
冒险的成功,激发了普鲁托的勇气,他不再害怕后面的追兵。此时觉得幸福无比的他,把美丽的俘虏拉进自己的怀抱,在她娇嫩的面颊上狂吻着。当马儿拖着车沿漆黑的通道下降的时候,他试图平息她的惊恐。中途没有任何停留,马车一直降落在阎王的宝座前。他兴奋无比,他用有力的臂膀拥抱着娇嫩的少女。还没有回过神儿来的她,听着他轻柔的话语,发出了轻轻的叹息。
此时,太阳坠下了西西里的地平线,刻瑞斯从谷物成熟的田野回到自己的住所。见到屋内空空,她便明白发生了什么,于是追出门去,到处寻找丢失了的普洛塞耳皮那。
女儿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除了散落的花。母亲四处寻觅,呼唤着女儿的名字,到女儿可能去的地方去找。岁月流逝,普洛塞耳皮那一直没有出现,刻瑞斯的心,因为担心而揪紧。她向坡下冲去,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,一个地方,又一个地方,她呼唤着女儿:是什么阻止你回家?无论远近,我在找你啊,孩子!多少个早晨,多少个黄昏,你在哪里?难道不思念你的母亲?虽然我是神,可是,失去你,我的不死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?普洛塞耳皮那,我的普洛塞耳皮那!
夜晚到来了,刻瑞斯在埃特那山的火山口,点燃了火炬,继续寻找。天亮了,母亲还在呼唤,她不停地呼唤着,她把日常工作全忘了。雨水不能给枯萎的花枝带来生机,太阳灼热的光线烧焦了谷物,草儿也全毁了。刻瑞斯却继续登上高山,下到峡谷,四处寻找她的普洛塞耳皮那。
无望的寻找使她心力交瘁,到最后,女神停下来坐在路边休息。这里离城市埃留斯不远了,仿佛有了一线新的希望,她的悲愁有了缓减。好像这个城市,将接待这位为寻找女儿而长途跋涉、旅途劳顿、到处流浪的女神。
为避免被认出来,她装扮成一位年迈的白发老人,坐在路边,噙着眼泪。她的样子引来了这个国家的国王塞留斯的女儿们,她们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和难过。知道她因为失去女儿而哀愁,她们恳请她到宫廷来。知道无法平静伤透了心的人,于是,她们想转移她的注意力,委托她照看她们的小弟弟特里普托勒摩斯。
刻瑞斯被她们的真诚感动,愉快地接受了她们的建议。她到了宫廷,王室后裔的看护事宜就交付给她了。女神轻轻地吻了吻孩子瘦小而起皱的脸。她这一吻,奇迹出现了,孩子的脸色立刻红润起来,身体变得健康了,这个奇迹,惊动了整个宫廷上下,王储和朝臣都喜出望外。
晚上,刻瑞斯和孩子单独住在一起。这时,她突然产生一念头:可以给这个世俗的孩子更多的祝福。于是,她用蜜酒擦抹孩子的躯体,口中念着最美好的祝愿,还把孩子放在红红的炭火之上,除去他体内的一切淤物。
为轻率地将孩子托付给陌生人单独照看而担心的王后,悄悄地进了孩子的寝室。眼前所见使她惊愕不已,伴随一声尖叫,她冲向炭火,将孩子拖出火焰,惊恐万分地抱在怀里。看到孩子无恙,她转过头来,愤怒的呵斥像暴风雨般向着她认为是粗心大意的保姆袭来。可是,令她难以置信的是,乞丐老婆婆竟然不见了。在老太婆站过的地方,王后看到的是神采奕奕的农业女神。她袍子上散发出的香气弥漫室内,她的肌肤白皙而有光泽,长发像清清流水,荡漾在她丰润的肩头。此时此刻,室内充满了神圣的光辉。

普鲁托是克洛诺斯和瑞娅的儿子。普鲁托分管世界的一部分,他是冥世地府之王。他又被任命为死人和财富之王,因为所有的宝贵金属都深深地埋藏在地心。在希腊,冥王叫普鲁托斯,是刻瑞斯和伊阿宋的儿子,他是世人皆知的富有的神。他年幼时被抛弃,是和平之神帕克斯将他抚育成人。因为普鲁托斯坚持把他的关爱只赐予好人、纯洁的人和高贵的人,朱庇特就废了他的双目,从那以后,瞎子神的馈赠与分配对受者平等对待。
提起这位神的名字,人们就心生畏惧。谈起他,没有不颤抖的。说实话,人们不愿看到他的面孔。他走出阴曹地府来到地球就不会有好事。他的目的,就是找到一个牺牲品带回使人觉得恐怖的地狱。他不时要巡查地府,看看是否有裂缝,阳光是否穿透进来,照亮了幽暗的地狱,驱散了它的阴影。
阎王普鲁托为使命出门,都是乘坐由四匹黑马拖拉的战车,骏马的身体像煤炭一样乌黑发亮。在前进道路上,遇到障碍物挡道,他就用双头尖叉将其击碎,让出道来。双叉戟是他的权力象征,普鲁托诱拐了刻瑞斯的女儿神采奕奕的植物女神普洛塞耳皮那,并让她坐上宝座,封她为冥后。
神普洛塞耳皮那,并让她坐上宝座,封她为冥后。
普鲁托的外貌十分严厉,满脸胡子黑黢黢的,嘴唇闭得紧紧的,他头戴王冠,权杖和钥匙握在手里。这一切表明,他很仔细地控制着进入他领域的灵魂,同时也表明,进来了的阴魂根本不可能逃亡出去。在人世间,他没有神殿,他的塑像也极少。偶尔,人们也向他的祭坛供奉牺牲,特别在他的叫做漫长竞技会的百年一次的庆祝日,人们杀死黑色动物,做为牺牲品祭献。
他的王国,一般被称为地狱,那是活人无法接近的地方。按照罗马传统说法,地狱的入口,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的阿佛纳斯死火山口;但是希腊人断言,在普罗蒙特里的附近还有另一个入口。两个民族有一个共同说法是:一旦迷迷糊糊冲了进去,任凭施展何种武艺,都不可能再出来。谚语说:去地狱,如行下坡路,轻松容易;回阳世,如登峭壁,寸步难行。
为了防止凡人进入,或死灵魂的逃跑,普鲁托放置了一只名叫刻耳柏洛斯的三头狗,守卫地狱的大门。
死人的阴魂从长长的地下通道不停地滑滚下去,直通阎王殿。地府的宝座上,威严地坐着穿着黑色袍子的普鲁托和普洛塞耳皮那。有条流淌的河从冥王座下通向地心。地府共有五条河,奈河是其中一条,河里翻滚着咸水,那是罪人的眼泪。罪人被发配到塔耳塔洛斯,那是地狱的一个部分。划出这一部分,目的是专门对付邪恶人的灵魂,命令他们做苦役,改恶从善。奈河,得名于灵魂无可奈何的唉声叹气,这声音可以从充满悔恨的流水中听见。
普鲁托建造了一条火河,把地府的地盘围了起来。到阎王殿听从判处之前,死人的灵魂要通过阿克冗河,这条河河水发黑,深不可测,水流湍急,即便是最大胆的游泳者,也不可能泅过。由于这里没有桥,所有的灵魂,都必须靠老艄公喀戎的帮助,他有一条小船供摆渡。严格说,它是一条陈旧的,浸水的平底船,但是,它还可以勉强渡你从此岸到彼岸。过河要先给一个硬币作为费用,否则,不得上船。所以,为筹过河费用,活着的人要在死者下葬前,在死者的舌头下,放一个小钱。这样,死人的灵魂便直通阎王殿,其间被不会耽误。喀戎浸水的船一靠岸,一大群焦急的灵魂就挤过来,争着要一个位子。没有情感的艄公残暴地推攘着他们,舞动着他的桨片。等该上的都上了,他再悠闲地选定下一班过河的灵魂。
凡交纳不了过河费用的灵魂,就得等上一年的时间,到了岁末,喀戎才极不情愿地免费将他们摆渡过河。
地府还有一条叫斯提克斯的圣河,对着这河水,天神可以发出他们不可悔改的誓言。另一条名忘川的河,河水的魔力,可以使你忘记一切生前的欢乐、悲哀和痛苦。这是为善良者准备的,他们因个人生前的善举,在天堂可以无忧无愁,享受永远的祝福。
靠近普鲁托的宝座,坐着三位地府法官,他们是弥诺斯、拉达曼提斯和埃阿科斯。他们的责任是审问新来的灵魂,从纠缠中分辨出善与恶、好与坏的思想和行为。将审讯材料放在不偏不倚、手持锋利宝剑的公正女神忒弥斯的天平上称一称,她会发布她的公告,并且毫不留情地如实执行。如果,天平上善的重量大于邪恶重量,灵魂将被引导上天堂;反之,邪恶太重,则被打入塔耳塔洛斯受火刑煎熬。后世有诗人写道:有罪的灵魂,被强迫关进塔耳塔洛斯的大门,在熊熊的火焰中接受火刑煎熬。好人则被送进天堂的峡谷,永远过着健康和平的生活。
有罪的灵魂被交给愤怒三蛇。三蛇用她们带刺的尾巴,把有罪灵魂赶进塔耳塔洛斯的大门。她们三姊妹是阿刻绒和尼克斯的孩子。她们三个,一个叫阿勒克托,一个叫提西福涅,一个叫麦格拉,和复仇女神涅墨西斯一样,她们都因心狠手辣出名。她们将那些托管的鬼魂赶过急流滚滚、波涛撞击着岩石并发出雷鸣般响声的伏勒格松河,一直进入那扇青铜大门里。那里是有罪鬼魂不停地经受折磨的地方。
操纵人生命运的三位女神,也坐在普鲁托的旁边。克罗托和小妹纺织生命之线,黑白线混在一起。二妹拉刻西斯,把这些线拧成一股绳。在她手指动作下,有时拧得紧,受力就强些;有时拧得松,受力就弱些,这就决定了人的生命的坚强与脆弱。她们拧啊拧,把欢乐和悲哀、希望和恐惧、和平和战争都拧进了人的生命线。
大姐有一把大剪刀,只要她冷酷无情地剪断一根生命线,就暗示着一个灵魂,不久以后,就要走上通向地狱的道路。
每当塔耳塔洛斯的大门转动,然后开启,收容刚来的灵魂时,一阵阵哀号、呻吟、诅咒的大合唱就从深渊里面传出来。除此之外,传入新来鬼魂耳朵里的声音还有分配神的哨声和挥舞的鞭子声。有诗人曾描写道:听见了什么声音?看见了什么景象?这沉闷的海岸周边,可怕的闪光,失望的尖叫,红红的火苗,悲惨的惊呼,哀愁的呻吟,愠怒的呼啸,被折磨的灵魂在哀号!
在人世间,对那些行为残忍者有许多正义的惩罚,不过,有时被惩罚者,却反而因此出了名。人们的注意力被一群美丽的少女吸引住了:那是一群被罚运河水去灌满无底瓶子的乖巧少女们。她们匆匆忙忙走向低凹的水边,结成长队,用她们的瓦罐盛满水,又艰难地顺着陡峭的、滑溜溜的石阶往上爬,将水灌进无底的瓶子里。直到疲惫不堪了,劳累得要晕倒了,她们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,可鞭子却劈头盖脸地打下来,棍棒敲打着她们,逼迫她们去完成那不可能完成的工作。

帕拉斯雅典娜飞到斯巴达,在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宫殿里找到了从皮洛斯和伊塔刻来的两个青年。他们已经躺下了。涅斯托耳的儿子珀西斯特拉托斯正在酣睡。忒勒玛科斯却彻夜难眠,他在想念他的父亲。突然,他看到宙斯的女儿站在自己的床前。忒勒玛科斯,女神对他说,你不能再远离故乡了,要知道,求婚人正在你的宫殿里整日挥霍你的财产。你必须辞别国王墨涅拉俄斯,赶快回伊塔刻去。否则,你的母亲就会被迫和求婚人结婚了。她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正在劝她嫁给欧律玛科斯。欧律玛科斯为了达到目的,不惜比别人献出更多的礼品,而且,还答应在结婚时授予妻子更多的财富。你赶紧回去吧!不过要记住:求婚人埋伏在伊塔刻和萨墨岛之间的海峡上,他们想要杀害你。你必须绕道而行,并且只在黑夜里航行,神祗会给你送上顺风。你到达伊塔刻岛时,让你的同伴们赶快进城,而你则去寻找看管猪群的牧人欧迈俄斯,并在他那儿待到天明,然后派人告诉你的母亲珀涅罗珀,说你已经平安地回来了!
女神说完话就消失了。忒勒玛科斯立刻唤醒珀西斯特拉托斯,对他说:快起来,套上车,让我们出发回去吧!怎么了?涅斯托耳的儿子睡眼惺忪地问,现在深更半夜,等到天亮再出发吧。说不定国王墨涅拉俄斯在告别时会送给我们许多厚礼呢。
他们正在商量出发的事,不觉天已亮了。墨涅拉俄斯起来得比两个青年更早。忒勒玛科斯看到国王正在大厅里走动,便马上穿起紧身衣,披上披风,走了过来。他请求国王允许他当天回乡。墨涅拉俄斯友好地回答说:亲爱的客人,如果你回乡心切,我自然不便留你。请略等片刻,让我将送给你的礼物装上你们的马车。另外,我吩咐女仆为你们准备早餐。
墨涅拉俄斯说完,命人赶紧准备早饭。然后,他和王后海伦以及儿子墨伽彭忒斯来到库房。他挑出一只金杯,又让儿子取来一把美丽的银壶。海伦从箱内找出一件她亲自织造的最漂亮的衣服。三个人带着礼物向客人走来。墨涅拉俄斯送上金杯,墨伽彭忒斯献上银壶。海伦把衣服塞在他的手里,说:亲爱的孩子,从海伦的手里接过这份礼物吧,作个纪念。你的未婚妻将穿着它参加婚礼。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你把它保存在你的母亲的箱子里。祝愿你幸福地回到你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。
忒勒玛科斯收下这些礼物,表示诚挚的感谢。他们用完送行的早餐,上了马车。墨涅拉俄斯右手端着满满一杯酒,来到马前,向神祗举行灌礼,祈祷神祗让他们平安到家。忒勒玛科斯再次表示感谢,他看到一头雄鹰从宫中飞来,鹰爪下抓着一只白鹅,一群男女叫嚷着追了过来。雄鹰一直飞到两个青年的马前。看到这个吉兆大家都很高兴。海伦还说:朋友们,请听我的预言吧!雄鹰抓到宫中的肥鹅,这表示奥德修斯经过长久漂流后将以复仇者的身份回到家乡。也许他已经到了家乡,正准备收拾那批养得肥肥的求婚人!
但愿宙斯让这吉兆应验,忒勒玛科斯说,如果真的应验了,尊敬的王后,我将在家中像敬奉女神一样敬奉你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