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吒闹海的神话故事

核心提示:寓言故事网神话故事哪吒闹海的故事

新蒲京app下载 1

哪吒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,拜太乙真人为师,获赠两件宝物:乾坤圈和混天绫。一次,哪吒来到海边嬉戏,舞动混天绫,摆一摆,江河晃动;摇一摇,乾坤动撼。哪吒洗澡,不觉那水晶宫已晃的乱响。龙王三太子外出查探情况,与哪吒斗了起来,却被哪吒打死,抽筋。哪吒在无意中创下了弥天大祸
  三年怀胎,哪吒出生
  殷商时期,陈塘关有一总兵官,姓李,名靖,自幼访道修真,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,学成五行遁术。因仙道难成,于是下山辅佐了纣王,做了总兵,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。李靖的妻子殷氏生了两个儿子,年龄大的名字叫做金吒,年龄小的名字叫做木吒。
  这一年,殷氏在此怀孕了。不过,这一次却是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怀孕三年零六个月,依然未生孩子。李靖心里十分的奇怪和不安,指夫人的肚子说:你怀胎有三年了,仍然没有生出来,不是妖就是怪。
  殷氏也烦恼道:这一次怀孕一定不吉利,我也是日夜忧心。李靖听了后,心里非常不痛快。
  当晚夜至三更,夫人睡得正浓,梦见一道人,头挽双髻,身着道服,径香房。殷氏呵斥道:你这道人真是可恶,这里是内室,怎么能够随便进入,真是太可恶了!
  道人也不恼怒,笑着道:夫人还不快快迎接孩子!殷氏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看见道人将一物送到殷氏的怀抱里。殷氏忽然惊醒过来,惊骇的出了一身冷汗。
  殷氏急忙喊性李靖,支支吾吾说:刚才我做了一个梦如此如此说了一遍。话还没有说完,殷氏忽然觉得肚子疼痛。李靖起身急忙叫了医生和产婆。
  李靖在屋外面,心里想:怀胎已经三年零六个月了,今天忽然发生这件事情,难道孩子要降生了?
  就在李靖胡思乱想的时候,两个侍女急忙跑来:启禀老爷,夫人生下来了一个妖怪。
  李靖听说后,急忙跑到香房,手执宝剑。只见房里一团红气,满屋异香。有一肉球,滴溜溜圆转如轮。李靖大吃一惊,望肉球上一剑砍去,剑破虚空,分开肉球,跳出一个小孩儿来,满地红光,面如傅粉,金光射目。这个小孩便是哪吒。太乙真人收徒送宝
  李靖看开肉球,却看到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满地乱跑。李靖既吃惊又惊讶,上前抱住孩子,这分明是一个好孩子,怎么回事妖怪呢?李靖把孩子递给夫人。夫人见了孩子也非常喜欢,但是心里却又忧虑。
  第二天,很多高官都来贺喜。此时,有一位道人路过,进入府宅内,这道人正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。李靖曾求仙问道,听过太乙真人的大名,便将太乙真人奉为上宾,更是询问起了这孩子生出时候的异象。
  太乙真人对李靖说到:在昆仑山天池处,因久遇仙气而成天灵地宝的一块宝石,采天地之灵气,受日月之精华形成,便是灵珠子。后来灵珠子转世,正是贵府三太子。故而,出生时候,有此异象也是正常。
  太乙真人见李靖的三太子可爱异常,为其取名为哪咤,并且收为徒弟,当场赠他两件宝物:乾坤圈和混天绫。
  哪吒对这两件宝物非常的喜欢,混天绫缠绕在腰间,当做红布兜,而乾坤圈则是挂在脖子上。太乙真人见哪吒喜欢这两边宝物,便笑着点点头,转身离去了。哪吒海边嬉戏
  瞬息光阴,暑往寒来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七年。哪吒七岁的那一年,身高约有六尺。这一年的五月份,天气炎热,李靖因为东伯侯姜文焕造反,在游魂关大战窦荣,因此每日操练三军,教练士卒,没空管教哪吒。
  哪吒见天气炎热,心里烦躁,于是拜见母亲:孩儿想要出去玩一会,希望母亲同意。李靖管教严格,不允许哪吒私自外出,所以,每次哪吒出去,都要禀报父母。
  殷夫人爱子之心重,于是便答应下来:哪吒,你既要去外闲玩,可带一名家将领你去,不可贪顽,快去快来。如果你的爹爹操练完回来后,会骂你的。
  哪吒见母亲答应,开心的和家将外出。天热难行,没走多久,哪吒走得汗流满面。于是和家将来到一条江边,洗澡解暑。
  哪吒脱了衣裳,坐在石上,把七尺混天绫放在水里,蘸水洗澡。不知这河是九湾河,乃东海的入海口。哪吒将此宝放在水中,把水俱映红了。摆一摆,江河晃动;摇一摇,乾坤动撼。哪吒洗澡,竟然让水晶宫晃的乱响。水晶宫震荡
  哪吒在海水中洗澡,手里挥动混天绫。混天绫乃是上古的宝物,七尺长,能自动捆绑敌人,即使剪断了也能自动修复。混天绫摆一摆,江河晃动;摇一摇,乾坤动撼。哪吒在水中嬉戏,舞动混天绫,高浪滔天,整个大海像是倒转过来一般。
  大海震动,海底的水晶宫也受到了波及。水晶宫也随着海水的翻滚而震动。像是地震一般。
  东海龙王敖广在水晶宫坐,只听得宫阙震响,敖光急忙呼唤左右随从,问道:海底不应该地震,为什么宫殿晃摇的如此厉害?东海龙王传命与巡海夜叉李艮,看看是何物作怪。哪吒击杀夜叉李艮
  夜叉李艮奉命来到海面上巡逻,夜叉李艮向九湾河一望,却见水全部是红色的,光华灿烂,只见一小孩子将红罗帕蘸水洗澡。夜叉分开水,大叫道:那孩子手里拿的是什么怪东西,竟然可以把河水映红,让宫殿摇动?
  哪吒听到声音,回头一看,见水底一怪物,面如蓝靛,发似朱砂,巨口獠牙,手持大斧。哪吒好奇地问:你这畜生,是个什么东西,怎么也会说话?
  夜叉大怒:我是东海巡海夜叉,怎么骂我是畜生?夜叉一跃,跳上岸来,向哪吒顶上一斧劈来。
  哪吒正赤身站立,见夜叉来得勇猛,将身躲过,把右手套的乾坤圈望空中一举。此宝原是昆仑山玉虚宫所赐太乙真人镇金光洞的宝物,夜叉那里经得起,乾坤圈打来,正落在夜叉头上,只打的夜叉脑浆迸流,即死于岸上。
  哪吒笑着道:把我的乾坤圈都弄脏了了。哪吒坐到石头上,用水清洗乾坤圈。水晶宫如何经得起乾坤圈和混天绫二宝震撼,险些儿把宫殿俱晃倒了。龙王三太子问罪哪吒
  东海龙王敖广发现夜查去了之后,龙宫的震动不仅没有停下,反而更加剧烈。东海龙王心里暗惊:这是怎么回事。就在这时,虾兵蟹将来报:夜叉李艮被一孩童打死在陆地。
  东海龙王大惊失色:李艮是灵霄殿御笔钦点的巡差,谁敢打死他?东海龙王立刻传令:点兵,我要亲去看看是什么人!
  这时候,龙王三太子自动请缨:父王稍安勿躁,孩儿出去将这孩童擒拿来便是。龙王三太子忙调龙兵,上了逼水兽,提画杆戟,径出水晶宫来。分开水势,浪如山倒,波涛横生,平地水长数尺。
  哪吒在洗乾坤圈,发现海浪一波波席卷而来,于是哪吒踏水而行。
  只见波浪中现一水兽,兽上坐一人,全装金色,持戟枭雄,大喊道:是什么人打死了我的巡海夜叉李艮?
  哪吒毫不示弱的上前道:是我。
  敖丙看了一眼哪吒,问道:你是什么人?
  哪吒回答:我乃是陈塘关李靖第三子哪吒。我的父亲镇守此间,是陈塘关之主。我在此避暑洗澡,那妖怪来骂我,并且打我。我打死了他,也不是什么的大事。
  三太子敖丙大惊道:好小子,夜叉李艮是天王的殿差,你敢将他打死,还敢在这里乱说话!龙王三太子将画戟举起向哪吒刺去。
  哪吒手无寸铁,把头一低,躲将过去,一会再动手,你是什么人人?先说个姓名。
  敖丙怒道:我乃是东海龙王三太子敖丙。
  哪吒笑道:你原来是敖广之子。你妄自尊大,如果惹恼了我,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,剥了他的皮。哪吒抽龙筋
  龙王三太子听哪吒说话如此无礼,怒火中烧,又一戟向哪吒刺来。
  哪吒急了,把七尺混天绫望空一展,似千团火块,往下一裹,将三太子裹下逼水兽来。哪吒抢一步赶上去,一脚踏住敖丙的颈项,提起乾坤圈,照顶门一下,把三太子的元身打出,是一条龙,在地上挺直。
  哪吒见龙王三太子死了,便道:打出这小龙的本像来了。也罢,把他的筋抽去,做一条龙筋绦与俺父亲束甲。
  说罢哪吒把三太子的筋抽了,径自收了起来。这一次的事情,把家将吓得浑身骨软筋酥,腿慢难行。
  终于到帅府门前。哪吒来见母亲。殷氏问道:哪吒,你去哪里玩了,一去就是大半日?
  哪吒回道:我去外面闲玩了,不知不觉回来来迟。哪吒说罢,就往后园去了。
  没多久,李靖操演回来,卸下身上的战甲,忧心忡忡的坐在厅堂上。李靖忧思纣王的无道,逼反天下四百诸侯,每天看着生民涂炭,心中烦恼异常。敖广问罪
  东海龙王在水晶宫,只听得虾兵蟹将来报说: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把三太子打死,连筋都抽去了。
  东海龙王听了后,大惊失色:我的儿子是兴云步雨滋生万物正神,怎说打死了就能打死呢?李靖,你在西昆仑学道,我与你也有一拜之交,你敢纵子为非,将我儿子打死,这也是百世之冤,怎敢又将我儿子筋都抽了!这真是痛心切骨!
  东海龙王大怒,恨不能立刻为儿子报仇,化身为一秀士,径往陈塘关来。来到帅府,质问李靖:李贤弟,你生的好儿子,在九湾河洗澡,不知用何法术,将我水晶宫几乎震倒。我差夜叉来看,便将我夜叉打死。我第三子来看,又将我三太子打死,还把他筋都抽了来
  李靖听了后,难以置信道:我长子在九龙山学艺;二子在九宫山学艺;三子七岁,大门不出,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?兄长不要看错了。
  贤弟,你错见了,我岂错见!你的儿子东海龙王说至此,不觉心酸,勃然大怒曰:你还说不晓事护短的话!
  李靖见东海龙王生气,便找来哪吒对峙。岂知,哪吒回答道:孩儿今日无事出关,至九湾河顽耍,偶因炎热,下水洗个澡。有个夜叉李艮,孩儿又不惹他,他百般骂我,还拿斧来劈我。是孩儿一圈打死了。不知又有个什么三太子叫做敖丙,持画戟刺我。被我把混天绫裹他上岸,一脚踏住颈项,也是一圈,不意打出一条龙来。孩儿想龙筋最贵气,因此上抽了他的筋来,在此打一条龙筋绦,与父亲束甲。
  李靖听了吓了个半死。赶紧将龙筋归还于东海龙王。
  东海龙王见物伤情,对李靖曰:你生出这等恶子,你刚才还说我看错了。现在他自己也承认了,这岂是你能糊弄过去的!何况我的儿子是正神;夜叉李艮也是御笔点差;岂是你们父子无故擅自打死的!我明日奏上玉帝,问你的师父要你!东海龙王径扬长去了。哪吒求师傅,半路截龙王哪吒自知闯了大祸,借土遁来至乾元山金光洞,拜见太乙真人。太乙真人吩咐哪吒:你到宝德门如此如此。事完后,你回到陈塘关与=和你的父母说,如果有事,还有你师父,决不会牵连到你的父母。你去罢。
  哪吒听师傅的话,离开乾元山,来到宝德门。哪吒第一次来到上界,初看天庭,只见金光万道,瑞气千条。南天门的两旁有四根大柱,柱上盘绕着兴云步雾赤须龙。哪吒到了宝德门,来的太早了,东海龙王还没有到。哪吒又看到天宫的各个大门没有打开,哪吒悄悄地站立在聚仙门下面。
  没过多久,只见敖光身穿朝服,来到南天门。看到南天门还没有打开。东海龙王自言自语说:来早了,黄巾力士还没到,那就在这里等会吧。
  哪吒看见东海龙王,但是东海龙王看不见哪吒–哪吒是太乙真人在他前心书了符箓,名曰隐身符,故此敖光看不见哪吒。哪吒看见东海龙王在此等候,心中大怒,撒开大步,提起手中乾坤圈,把敖光后心一圈,打了个饿虎扑食,跌倒在地。哪吒赶上去,一脚踏住后心。哪吒打龙王,龙王报屈哪吒在宝德门将东海龙王踏住后心。东海龙王扭头回头看时,认得是哪吒,不觉勃然大怒,况又被他打倒,用脚踏住,挣扎不得,便骂道:哪吒,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不禁打死了夜叉,还打死了我的三儿子,还将他的筋抽去!这等凶顽,罪已不赦。今又敢在宝德门外
  哪吒被东海龙王骂的怒火中烧,要不是有太乙真人的嘱咐,哪吒真想将东海龙王一圈打死。哪吒将东海龙王按倒在地,将东海龙王狂打了一顿,拎起拳来,或上或下,乒乒乓乓,一气打有一二十拳,打的东海龙王喊叫。
  打了好一会,哪吒才对东海龙王道:我乃灵珠子转世,身负重任。更何况,是他们先找惹我的,我打死他们也是小事。你却想要上本。我师父说,就连你这老蠢物都打死了,也不妨事。
  东海龙王气急,不断地怒骂哪吒。哪吒也极为生气,想要给东海龙王一个教训。古人云:龙怕揭鳞,虎怕抽筋。哪吒将敖光朝服一把拉去了半边,左胁下露出鳞甲。哪吒用手连抓数把,抓下四、五十片鳞甲,鲜血淋漓,痛伤骨髓。东海龙王疼痛难忍,只叫饶命!
  哪吒见东海龙王求饶,对东海龙王说:你要我饶命,那你就不能上揍,跟我往陈塘关,保证不难为我的父母。你若答应,用乾坤圈打死你,也我师父太乙真人作主,我也不怕你。东海龙王遇着恶人,莫敢违逆,只得应承。
  来到陈塘关后,敖光违背诺言,生气的将南天门被打之事,说了一遍,又把胁下鳞甲给李靖观看,并且恶狠狠道:你生这等恶子,我把四海龙王齐约陈塘关,定要水淹陈塘关!说罢,化一阵清风去了。四海龙王齐聚陈塘关
  乌云从天空的四周滚滚而来,分别有紫色、黑色、蓝色三种颜色的乌云,迅速把蓝天遮住。三团乌云在空中碰见了,他们搅在一起,转了几圈。忽然一道闪电。只见一条紫色巨龙摆尾进入海面。
  紧接着,黑色和蓝色的乌云也化成黑色巨龙和蓝色巨龙扎入海中。海上激起滔天巨浪,滚滚而来。
  原来,他们是被东海龙王邀请而来的南海龙王、黄海龙王、渤海龙王三位龙王。这三位龙王听了东海龙王道诉苦,皆为大怒,认为是陈塘关李靖做得太过分了,他们要惩罚李靖和哪吒,为龙王三太子复仇。
  四海龙王立刻起身,伴随着滚滚乌云,齐聚在陈塘关的天空。水淹陈塘关
  陈塘关附近的海面上,一个巨浪从海底窜起,像大爆炸一般,直冲云霄,形成一个蘑菇云般的大水柱。大水柱没有落回海里,而是在旋转,越转变得越粗越宽阔。其中还夹杂着好几种颜色:红、蓝、紫、黑。随着转得越来越快,水柱像一面墙一样靠近了岸边。从水柱里甩出一团团的冰雹,撒向岸边。
  巨大的水柱忽然散开,变成了四条巨龙,大红龙,蓝龙、紫龙、青龙。他们咆哮着,盘旋着,慢慢升起在空中。
  空中乌云滚滚,海上巨浪汹涌。四条巨龙首尾相续在空中游走,他们俯瞰着小小的陈塘关。电闪雷鸣,倾盆大雨。四海龙王在空中游走,发出一阵阵咆哮。
  大雨倾盆而下,陈塘关顿时被狂风暴雨淹没。村民们纷纷从家里跑了出来。在他们身后,不时有房子倒塌。人们的惊叫声、哭声和暴雨声、倒塌声混在一起,显得危急而混乱。
  空中,四海龙王显出原形,是四条伟岸的巨龙。东海龙王站在最近的地方,伸着一双巨爪,在空中朗声道:李靖,如果不把你的逆子交出来,我们今天要水淹你的陈塘关!
  陈塘关已经是乌云密布,整个陈塘关风雨交加,如人间地狱。李靖站在雨中,面色凄苦,他舍不得自己的儿子,更不能看着全城的百姓就这样被水淹死。哪吒削骨还父削肉还母
  哪吒见四海龙王如此行径,心里悲愤,抖开混天绫。混天绫一下子飞舞在空中,挥散了一片黑云。东海龙王浑身一惊。但是空中的南海龙王早已不客气,他伸出脖子,喷出一股黑水,冲向高地。一堆老百姓被黑水冲得七零八落,大家你拉我拽,你哭我喊,乱成一团。
  哪吒见龙王对百姓出手,连忙收回混天绫。倾盆大雨从天而降,地面上的水迅速涨了起来,陈塘关要不了多久,就会被洪水淹没。
  李靖不忍看着这一切,痛苦万分地闭上眼睛,下定决心,忽然上前:慢!龙王!李靖愿以命相抵!东海龙王拦住三位龙王,他一低头,将黑水喷向大海,海上激起层层巨浪。
  李靖刷地拉开了铠甲,露出胸膛,任暴雨浇打: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陈塘关的百姓是无辜的。请龙王饶过他们。李靖愿为龙王当牛做马,生生世世为奴,如果龙王还不宽心,请取走李靖性命就是!由我李靖来祭东海。
  这时,哪吒再也无法忍受,他猛地将乾坤圈和混天绫往地上一掷:老龙王,我告诉你,打伤龙三太子的是我,所有的过错我都承认了,我愿意听你的发落。你别再找不相干人的麻烦了。
  东海龙王见哪吒自己出来认错,便道:你若身死,陈塘关三年内风调雨顺。
  忽然,哪吒转身,急速地从李靖身上刷地抽出宝剑,右手提剑,先去一臂膊,后自剖其腹,剜肠剔骨。哪吒削骨还父,削肉还母,散了七魄三魂,一命归泉。哪吒身死,东海龙王也遵循诺言,各自退去。哪吒修成莲花之身
  哪吒躺在大堤上,太乙飘然而至,他用拂尘在他身上拂过。一缕蓝色的魂魄从他体内飘出,渐渐聚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哪吒。太乙真人用拂尘卷起哪吒的魂魄,飘然而去。
  来到乾元山,太乙真人命令金霞童儿:把五莲池中莲花摘二枝,荷叶摘三个来。
  童子忙忙取了荷叶、莲花,放于地下。太乙真人将花勒下瓣儿,铺成三才,又将荷叶梗儿折成三百骨节,三个荷叶,按上、中、下,按天、地、人。太乙真人将一粒金丹放于居中,法用先天,气运九转,分离龙、坎虎,绰住哪吒魂魄,望荷、莲里一推,喝声:哪吒不成人形,更待何时!
  只听得响一声,跳起一个人来,面如傅粉,唇似涂朱,眼运精光,身长一丈六尺,此乃哪吒莲花化身,见师父拜倒在地:谢谢师傅救命之恩。
  太乙真人笑着对哪吒道:你随我桃园里来。太乙真人传哪吒火尖枪,不一时已自精熟。太乙真人对哪吒道:枪法好了,赐你脚踏风火二轮,另授灵符秘诀。真人又付豹皮囊,囊中放乾坤圈、混天绫、金砖一块。
  有诗曰:   两朵莲花现化身,灵珠二世出凡尘。
  手提紫焰蛇矛宝;脚踏金霞风火轮。
  豹皮囊内安天下;红锦绫中福世民。
  历代圣人为第一,史官遗笔万年新。


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

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间七年过去了,哪吒已经七岁了,身长六尺。时逢五月,天气炎热,三公子哪吒见天气暑热,心下烦躁,来见母亲,参见毕,站立一旁,对母亲说:孩儿要出关外闲玩一会,禀过母亲,方敢前去。殷夫人爱子之心重,便叫:我儿,你既要去关外闲玩,可带一名家将领你去,不可贪顽,快去快来,恐怕你爹爹操练回来。

新蒲京app下载,诗曰:

哪吒应道:孩儿晓得。哪吒同家将出得关来,约行一里之余,天热难行。哪吒走得汗流满面,看到前面有片树荫,哪吒不觉大喜,便走进林内,解开衣带,舒放襟怀,甚是快乐。忽然听见旁边有流水的声音,哪吒立起身来,走到河边,于是脱了衣裳,坐在石上,把七尺混天绫放在水里,蘸水洗澡。不知这河是九湾河,乃东海口上。哪吒将此宝放在水中,把水俱映红了。摆一摆,江河晃动;摇一摇,乾坤动撼。那哪吒洗澡,不觉那水晶宫已晃得乱响。

金光洞里有奇珍,降落尘寰辅至仁。

此时,东海龙王敖广正在水晶宫,只听得宫阙震响,敖广忙唤左右,问到:地不见震,为何宫殿晃摇?传与巡海夜叉李艮,看海口是何物作怪。夜叉来到九湾河一望,见水俱是红的,光华灿烂,只见一小儿将红罗帕蘸水洗澡。夜叉分水,大叫到:那孩子将甚么作怪东西,把河水映红,宫殿摇动?哪吒回头一看,见水底出现一怪物,哪吒说道:你这畜生,是个甚东西,也说话?夜叉大怒,你敢骂我是畜生?分水一跃,跳上岸来就朝哪吒头顶上一斧劈来。哪吒正赤身站立,右手套的乾坤圈往空中一举,夜叉哪里经得起,那宝打将下来,正落在夜叉头上,只打的脑浆迸流,即死于岸上。哪吒笑到:把我的乾坤圈都污了。于是又在石上坐下,洗那圈子。

周室已生佳气色,商家应自灭精神。

水晶宫如何经得起此二宝震撼,险些儿把宫殿俱晃倒了。敖广正在想出去巡海的夜叉还没有回来,只见龙兵来报:夜叉李艮被一孩童打死在陆地,特启龙君知道。敖广大惊,李艮乃灵霄殿御笔点差的,谁敢打死?敖广传令:点龙兵,待吾亲去,看是何人!话未了,只见龙王三太子敖丙出来,口称:父王,为何待吾亲去,看是何人!话未了,只见龙王三太子敖丙出来,口称:父王,为何大怒?敖广将李艮被打死的事说了一遍。三太子说:父王请安。孩儿出去拿来便是。忙调龙兵,径出水晶宫来。平地水长数尺,哪吒起身看着水,只见波浪中出现一水兽,兽上坐一人,大叫到:是甚人打死我巡海夜叉李艮?哪吒回答道:是我。敖丙一见,问到:你是谁人?哪吒答:我乃陈塘关李靖第三子哪吒是也。三太子敖丙大惊道:好泼贼!夜叉李艮乃天王殿差,你敢大胆将他打死,尚敢撒泼乱言!太子拿画戟便刺,来取哪吒。哪吒手无寸铁,把头一低,躲将过去,少待动手,你是何人?通个姓名,我有道理。敖丙说道:我乃东海龙君三太子敖丙是也。哪吒笑道:你原来是敖广之子,你妄自尊大,若恼了我,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,把皮也剥了他的。三太子大叫一声:气死我了!好泼贼!这等无礼!又一戟刺来。哪吒急了,把七尺混天绫往空一展,似火块千团,往下一裹,将三太子避下逼水兽来。哪吒抢一步赶上去,一脚踏住敖丙的颈项,提起乾坤圈,照顶门一下,把三太子的元身打出,是一条龙,在地上挺直。哪吒说道:打出这小龙的本像来了。也罢,把他的筋抽去,做一条龙筋绦与俺父亲束甲。

从来泰运多梁栋,自古昌期有劫磷。

哪吒把三太子的筋抽了,径带进关来,回到家就往后园去了。

戊午时中逢甲子,漫嗟朝野尽沉沦。

而此时敖广在水晶宫正在等候儿子的消息,只听得龙兵来报说: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把三太子打死,连筋都抽去了。敖广听报,大惊道:将我儿子打死,真是百世之冤,怎敢又将我儿子筋都抽了!言之痛心切骨!敖广大怒。

话说陈塘关有一总兵官,姓李,名靖,自幼访道修真,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,学成五行遁术。因仙道难成,故遣下山辅佐纣王,官居总兵,享受人间之富贵。元配殷氏,生有二子:长曰金吒,次曰木吒。殷夫人后又怀孕在身,已及三年零六个月,尚不生产。李靖时常心下忧疑。一日,指夫人之腹,言曰:“孕怀三载有余,尚不降生,非妖即怪。”夫人亦烦恼曰:“此孕定非吉兆,教我日夜忧心。”李靖听说,心下甚是不乐。

于是敖广化作一秀士,径往陈塘关来。此时李靖坐于后堂正在那里为国事烦恼,门官来报:有故人敖广拜访。李靖听了忙整衣来迎。敖广进了大厅,施礼坐下。李靖见敖广一脸怒色,方欲动问,只见敖广说道:李贤弟,你生的好儿子!于是便把哪吒打死夜叉李艮,打死三太子并抽了他的筋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,李靖说:真是异事非常,长兄不必性急,待我叫他出来你看。李靖往后园寻找哪吒,哪吒听见父亲喊他忙出来。李靖便问:我儿,你在此作何事?哪吒回答说:孩儿在此打一条龙筋绦,与父亲束甲。把李靖只吓得张口如痴,结舌不语,半晌,大叫道:好冤家!你惹下无涯之祸。你快出去见你伯父,自回他话。哪吒说:父亲放心,不知者不怪罪,筋又不曾动他的,他要元物在此,待孩儿见他去。

当晚夜至三更,夫人睡得正浓,梦见一道人,头挽双髻,身著道服,径进香房。夫人叱曰:“这道人甚不知理。此乃内室,如何径进,著实可恶!”道人曰:“夫人快接麟儿!”夫人未及答,只见道人将一物往夫人怀中一送,夫人猛然惊醒,骇出一身冷汗。忙唤醒李总兵曰:“适才梦中如此如此”说了一遍。言未毕时,殷夫人已觉腹中疼痛。靖急起来,至前厅坐下。暗想:“怀身三年零六个月,今夜如此,莫非降生,吉凶尚未可知。”正思虑间,只见两个侍儿,慌忙前来。“启老爷:夫人生下一个妖精来了!”李靖听说,急忙来至香房,手执宝剑,只见房里一团红气,满屋异香。有一肉球,滴溜溜圆转如轮。李靖大惊,往肉球上一剑砍去,划然有声。分开肉球,跳出一个小孩儿来,满地红光,面如傅粉,右手套一金镯,肚腹上围著一块红绫,金光射目。这位神圣下世,出在陈塘关,乃姜子牙先行官是也,灵珠子化身。金镯是“乾坤圈”,红绫名曰“混天绫”。此物乃是乾元山镇金光洞之宝。表过不题。只见李靖砍开肉球,见一孩儿满地上跑。李靖骇异,上前一把抱将起来,分明是个好孩子,又不忍作为妖怪坏他性命,乃递与夫人看。彼此恩爱不舍,各个忧喜。

哪吒急走来到大厅,向敖广dao歉并将三太子的元筋献上,敖广见物伤情,对李靖说:你生出这等恶子,你还护着他,我明日奏上玉帝,问你父子之罪!敖广径扬长去了。李靖顿足放声大哭:这祸不小!哪吒见父母哭泣,立身不安,双膝跪下,说道:爹爹,母亲,孩儿今日说了罢。我不是凡夫俗子,我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弟子。我如今往乾元山上,问我师尊,必有主意。常言道:‘一人做事一人当。’岂敢连累父母?哪吒出了府门,抓一把土,往空一洒,寂然无影。

却说次日,有许多属官,俱来贺喜。李靖刚发放完毕,中军官来禀:“启老爷:外面有一道人求见。”李靖原是道门,怎敢忘本,忙道:“请来。”中军官急请道人。道人径上大厅,朝上对李靖曰:“将军,贫道稽首了。”李靖忙答礼毕,尊道人上坐。道人不谦,便就坐下。李靖曰:“老师何处名山?什么洞府?今到此关,有何见谕?”道人曰:“贫道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是也。闻得将军生了公子,特来贺喜。借令公子一看,不知尊意如何?”李靖闻道人之言,随唤侍儿抱将出来。侍儿将公子抱将出来。道人接在手,看了一看,问曰:“此子落在哪个时辰?”李靖答曰:“生在丑时。”道人曰:“不好。”李靖问曰:“此子莫非养不得么?”道人曰:“非也。此子生于丑时,正犯了一千七百杀戒。”又问:“此子可曾起名否?”李靖答曰:“不曾。”道人曰:“待贫道与他起个名,就与贫道做个徒弟,何如?”李靖答曰:“愿拜道者为师。”道人曰:“将军有几位公子?”李靖答曰:“不才有三子:长曰金吒,拜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为师;次曰木吒,拜普陀山落伽洞慈航道人为师。老师既要此子为门下,但凭起一名讳,便拜道者为师。”道人曰:“此子第三,取名叫做‘哪吒’。”李靖谢曰:“多承厚德命名,感谢不荆!”唤左右:“看斋。”道人乃辞曰:“这个不必。贫道有事,即便回山。”著实固辞,李靖只得送道人出府。那道人别过,径自去了。

哪吒借土遁来至乾元山金光洞,哪吒向师傅说明情况,真人想了一会说:虽然哪吒无知,误伤敖丙,这是天数。今敖广虽是龙中之王,只是步雨行云,然上天垂象,岂得推为不知!以此一小事干渎天庭,真是不谙事体!忙叫:哪吒过来,你把衣裳解开。真人以手指在哪吒前胸画了一道符箓,分咐哪吒:你到宝德门如此如此。事完后,你回到陈塘关与你父母说,若有事,还有师父,绝不干碍父母。你去罢。

话说李靖在关上无事,忽闻报天下反了四百诸侯。忙传令出,把守关隘,操演三军,训练士卒,谨提防野马岭要地。乌飞兔走,瞬息光阴,暑往寒来,不觉七载。哪吒年方七岁,身长六尺。时逢五月,天气炎热,李靖因东伯侯姜文焕反了,在游魂关大战窦荣,因此每日操练三军,教练士卒。不表。

哪吒离了乾元山,径往宝德门来。哪吒到了宝德门,来的尚早,不见敖广,又见天宫各门未开,哪吒站立在聚仙门下。不多时,只见敖广朝服叮当,径至南天门。哪吒看见敖广,敖广看不见哪吒哪吒是太乙真人在他前心书了符箓,名曰隐身符,故此敖广看不见哪吒。哪吒看见敖广在此等候,心中大怒,于是便把它打得半死。

且说三公子哪吒见天气暑热,心下烦躁,来见母亲,参见毕,站立一旁,对母亲曰:“孩儿要出关外闲玩一会。禀过母亲,方敢前去。”殷夫人爱子之心重,便叫:“我儿,你既要去关外闲玩,可带一名家将领你去,不可贪顽,快去快来。恐怕你爹爹操练回来。”哪吒应道:“孩儿晓得!”哪吒同家将出得关来,正是五月天气,也就著实炎热。但见:

东海龙王回到东海非常生气,于是便请来三位兄弟,共商报复之计。

太阳真火炼尘埃,绿柳娇禾欲化灰。

第二天,四海龙王带领水兵水将兴风作浪,水淹陈塘关,要李靖交出哪吒才肯收兵。哪吒想要反击,遭到李靖的阻拦,并收去哪吒的两件法宝。哪吒为了全城百姓的安危,挺身而出,悲愤自刎。事后,太乙真人借莲花与鲜藕为身躯,使哪吒还魂再世。复生后的哪吒手持火尖枪、脚踏风火轮,大闹龙宫,战败龙王,为民除害。

行旅畏威慵举步,佳人怕热懒登台。


凉亭有暑如烟燎,水阁无风似火埋。

【寓言故事网每日笑话一则】带儿子出去玩,儿子太顽劣,旁边的人说他是个没家教的孩子,我听了很生气:你为什么说他没家教?
那人:我说了咋的?你是他父亲吧?我连你一起说!
我一看不对,赶紧回答:不是,我就是这孩子他爸请的家教。

漫道荷香来曲院,轻雷细雨始开怀。

话说哪吒同家将出关,约行一里之余,天热难行。哪吒走得汗流满面,乃叫家将:“看前面树荫之下,可好纳凉?”家将来到绿柳荫中,只见薰风荡荡,烦襟尽解,急忙走回来,对哪吒禀曰:“禀公子,前面柳荫之内,甚是清凉,可以避暑。”哪吒听说,不觉大喜;便走进林内,解开衣带,舒放襟怀,甚是快乐。猛忽的见那壁厢清波滚滚,绿水滔滔,真是两岸垂杨风习习,崖旁乱石水潺潺。哪吒立起身来,走到河边,叫家将:“我方才走出关来,热极了,一身是汗。如今且在石上洗一个澡。”家将曰:“公子仔细,只怕老爷回来,可早些回去。”哪吒曰:“不妨。”脱了衣裳,坐在石上,把七尺混天绫放在水里,蘸水洗澡。不知这河是九湾河,乃东海口上。哪吒将此宝放在水中,把水俱映红了。摆一摆,江河晃动;摇一摇,乾坤动撼。那哪吒洗澡,不觉那水晶宫已晃的乱响。

不说那哪吒洗澡,且说东海敖光在水晶宫坐,只听得宫阙震响,敖光忙唤左右,问曰:“地不该震,为何宫殿晃摇?”传与巡海夜叉李艮,看海口是何物作怪。夜叉来到九湾河一望,见水俱是红的,光华灿烂,只见一小儿将红罗帕蘸水洗澡。夜叉分水,大叫曰:“那孩子将什么作怪东西,把河水映红,宫殿摇动?”哪吒回头一看,见水底一物,面如蓝靛,发似朱砂,巨口獠牙,手持大斧。哪吒曰:“你那畜生,是个甚东西,也说话?”夜叉大怒,“吾奉主公点差巡海夜叉,怎骂我是畜生?”分水一跃,跳上岸来,往哪吒顶上一斧劈来。哪吒正赤身站立,见夜叉来得勇猛,将身躲过,把右手套的乾坤圈望空中一举。此宝原系昆仑山玉虚宫所赐太乙真人镇金光洞之物,夜叉哪里经得起,那宝打将下来,正落在夜叉头上,只打的脑浆迸流,即死于岸上。哪吒笑曰:“把我的乾坤圈都污了。”复到石上坐下,洗那圈子。

水晶宫如何经得起此二宝震撼,险些儿把宫殿俱晃倒了。敖光曰:“夜叉去探事未回,怎的这等凶恶!”正说话间,只见龙兵来报:“夜叉李艮被一孩童打死在陆地,特启龙君知道。”敖光大惊,“李艮乃灵霄殿御笔点差的,谁敢打死?”敖光传令:“点龙兵,待吾亲去,看是何人!”话未了,只见龙王三太子敖丙出来,口称:“父王,为何大怒?”敖光将李艮被打死的事说了一遍。三太子曰:“父王请安。孩儿出去拿来便是。”忙调龙兵,上了逼水兽,提画杆戟,径出水晶宫来。分开水势,浪如山倒,波涛横生,平地水长数尺。

哪吒起身看著水,言曰:“好大水!好大水!”只见波浪中现一水兽,兽上坐一人,全装服色,持戟骁雄,大叫曰:“是甚人打死我巡海夜叉李艮?”哪吒曰:“是我。”敖丙一见,问曰:“你是谁人?”哪吒答曰:“我乃陈塘关李靖第三子哪吒是也。俺父亲镇守此间,乃一镇之主。我在此避暑洗澡,与他无干;他来骂我,我打死了他,也无妨。”三太子敖丙大惊曰:“好泼贼!夜叉李艮乃天王殿差,你敢大胆将他打死,尚敢撒泼乱言!”太子将画戟便刺,来取哪吒。哪吒手无寸铁,把手一低,攒将过去,“少待动手,你是何人?通个姓名,我有道理。”敖丙曰:“孤乃东海龙君三太子敖丙是也。”哪吒笑曰:“你原来是敖光之子,你妄自尊大。若恼了我,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,把皮也剥了他的。”三太子大叫一声:“气杀我!好泼贼!这等无礼!”又一戟刺来。哪吒急了,把七尺混天绫望空一展,似火块千团,往下一裹,将三太子裹下逼水兽来。哪吒抢一步赶上去,一脚踏住敖丙的颈项,提起乾坤圈,照顶门一下,把三太子的元身打出,是一条龙,在地上挺直。哪吒曰:“打出这小龙的本像来了。也罢,把他的筋抽去,做一条龙筋绦与俺父亲束甲。”哪吒把三太子的筋抽了,径带进关来。把家将吓得浑身骨软筋酥,腿慢难行,挨到帅府门前。哪吒来见母夫人。夫人曰:“我儿,你往哪里耍子,便去这半日?”哪吒曰:“关外闲行,不觉来迟。”哪吒说罢,往后园去了。

且说李靖操演回来,发放左右,自卸衣甲,坐于后堂。忧思纣王失政,逼反天下四百诸侯,日见生民涂炭,正在那里烦恼。

且说敖光在水晶宫,只听得龙兵来报说:“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把三太子打死,连筋都抽去了。”敖光听报,大惊曰:“吾儿乃兴云步雨滋生万物正神,怎说打死了!李靖,你在西昆仑学道,吾与你也有一拜之交;你敢纵子为非,将我儿子打死,这也是百世之冤,怎敢又将我儿子筋都抽了!言之痛心切骨!”敖光大怒,恨不能即与其子报仇,随化一秀士,径往陈塘关来。至于帅府,对门官曰:“你与我传报,有故人敖光拜访。”军政官进内厅禀曰:“启老爷:外有故人敖光拜访。”李靖曰:“吾兄一别多年,今日相逢,真是天幸。”忙整衣来迎。敖光至大厅,施礼坐下。李靖见敖光一脸怒色,方欲动问,只见敖光曰:“李贤弟,你生的好儿子!”李靖笑答曰:“长兄,多年未会,今日奇逢,真是天幸,何故突发此言?若论小弟,只有三子:长曰金吒,次曰木吒,三曰哪吒,俱拜名山道德之士为师,虽未见好,亦不是无赖之辈。长兄莫要错见。”敖光曰:“贤弟,你错见了,我岂错见!你的儿子在九湾河洗澡,不知用何法术,将我水晶宫几乎震倒。我差夜叉来看,便将我夜叉打死。我第三子来看,又将我三太子打死,还把他筋都抽了来。”敖光说至此,不觉心酸,勃然大怒曰:“你还说不晓事护短的话!”李靖忙陪笑答曰:“不是我家,兄错怪了我。我长子在五龙山学艺;二子在九宫山学艺;三子七岁,大门不出,从何处做出这等大事来?”敖光曰:“便是你第三子哪吒打的!”李靖曰:“真是异事非常。长兄不必性急,待我教他出来你看。”

李靖往后堂来。殷夫人问曰:“何人在厅上?”李靖曰:“故友敖光。不知何人打死他三太子,说是哪吒打的,如今叫他出去与他认。哪吒今在哪里?”殷夫人自思:“只今日出门,如何做出这等事来?”不敢回言,只说:“在后园里面。”李靖径进后园来叫:“哪吒在哪里?”叫了半个时辰不应。李靖径走到海棠轩来,见门又关住李靖在门口大叫,哪吒在里面听见,忙开门来见父亲。李靖便问:“我儿,你在此作何事?”哪吒对曰:“孩儿今日无事出关,至九湾河顽耍,偶因炎热,下水洗个澡。叵耐有个夜叉李艮,孩儿又不惹他,他百般骂我,还拿斧来劈我。是孩儿一圈打死了。不知又有个什么三太子叫做敖丙,持画戟刺我。被我把混天绫裹他上岸,一脚踏住颈项,也是一圈,不意打出一条龙来。孩儿想龙筋最贵气,因此上抽了他的筋来,在此打一条龙筋绦,与父亲束甲。”就把李靖只吓得张口如痴,结舌不语;半晌,大叫曰:“好冤家!你惹下无涯之祸。你快出去见你伯父,自回他话。”哪吒曰:“父亲放心,不知者不坐罪,筋又不曾动他的,他要,原物在此,待孩儿见他去。”

哪吒急走来至大厅,上前施礼,口称:“伯父,小侄不知,一时失错,望伯父恕罪。原物交付明白,分毫未动。”敖光见物伤情,对李靖曰:“你生出这等恶子,你适才还说我错了。今他自己供认,只你意上可过的去!况吾子者,正神也;夜叉李艮亦系御笔点差;岂得你父子无故擅行打死!我明日奏上玉帝,问你的师父要你!”敖光径扬长去了。

李靖顿足放声大哭:“这祸不小!”夫人听见前庭悲哭,忙问左右侍儿,侍儿回报曰:“今日三公子因游玩,打死龙王三太子。适才龙王与老爷折辨,明日要奏准天庭。不知老爷为何啼哭。”夫人著忙,急至前庭,来看李靖。李靖见夫人来,忙止泪,恨曰:“我李靖求仙未成,谁知你生下这样好儿子,惹此灭门之祸!龙王乃施雨正神,他妄行杀害,明日玉帝准奏施行,我和你多则三日,少则两朝,俱为刀下之鬼!”说罢又哭,情甚惨切。夫人亦泪如雨下,指哪吒而言曰:“我怀你三年零六个月,方才生你,不知受了多少苦辛。谁知你是灭门绝户之祸根也!”哪吒见父母哭泣,立身不安,双膝跪下,言曰:“爹爹,母亲,孩儿今日说了罢。我不是凡夫俗子,我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弟子,此宝皆系师父所赐,料敖光怎的不得我。我如今往乾元山上,问我师尊,必有主意。常言道:‘一人做事一人当。’岂敢连累父母?”哪吒出了府门,抓一把土,望空一洒,寂然无影。此是生来根本,借土遁往乾元山来。有诗为证,诗曰:

乾元山上叩吾生,诉说敖光东海情。

宝德门前施法力,方知仙术不虚名。

话说哪吒借土遁来至乾元山金光洞,候师法旨。金霞童儿忙启师父:“师兄候法旨。”太乙真人曰:“著他进来。”金霞童子至洞门对哪吒曰:“师父命你进去。”哪吒至碧游床倒身下拜。真人问曰:“你不在陈塘关,到此有何话说?”哪吒曰:“启老师:蒙恩降生陈塘,今已七载。昨日偶到九湾河洗澡,不意敖光子敖丙将恶语伤人,弟子一时怒发,将他伤了性命。今敖光欲奏天庭,父母惊慌,弟子心甚不安,无门可救,只得上山,恳求老师,赦弟子无知之罪,望祈垂救。”真人自思曰:“虽然哪吒无知,误伤敖丙,这是天数。今敖光虽是龙中之王,只是步雨兴云,然上天垂象,岂得推为不知!以此一小事干渎天庭,真是不谙事体!”忙叫:“哪吒过来,你把衣裳解开。”真人以手指在哪吒前胸画了一道符箓,吩咐哪吒:“你到宝德门,如此如此。事完后,你回到陈塘关与你父母说,若有事,还有师父,决不干碍父母。你去罢。”

哪吒离了乾元山,径往宝德门来。正是天宫异景非凡像,紫雾红云罩碧空。但见上天,大不相同:初登上界,乍见天堂,金光万道吐红霓,瑞气千条喷紫雾。只见那南天门:碧沉沉琉璃造就,明晃晃宝鼎妆成。两旁有四根大柱,柱上盘绕的是兴云步雾赤须龙;正中有二座玉桥,桥上站立的是彩羽凌空丹顶凤。明霞灿烂映天光,碧雾朦胧遮斗日。天上有三十三座仙宫:遗云宫、昆沙宫、紫霄宫、太阳宫、太阴宫、化乐宫,一宫宫脊吞金獬豸;又有七十二重宝殿:乃朝会殿、凌虚殿、宝光殿、聚仙殿、传奏殿,一殿殿柱列玉麒麟。寿星台、禄星台、福星台,台下有千千年不卸奇花;炼丹炉、八卦炉、水火炉,炉中有万万载常青的绣草。朝圣殿中绛纱衣,金霞灿烂;彤廷阶下芙蓉冠,金碧辉煌。灵霄宝殿,金钉攒玉户;积圣楼前,彩凤舞朱门。伏道回廊,处处玲珑剔透;三檐四簇,层层龙凤翱翔。上面有紫巍微明晃晃、圆丢丢、光灼灼、亮铮铮的葫芦顶;左右是紧簇簇、密层层、响叮叮、滴溜溜、明朗朗的玉佩声。
正是:

天宫异物般般有,世上如他件件希。

金阙银鸾并紫府,奇花异草暨瑶天。

朝王玉兔坛边过,参圣金乌著底飞。

若人有福来天境,不堕人间免污泥。

哪吒到了宝德门,来的尚早,不见敖光;又见天宫各门未开,哪吒站立在聚仙门下。不多时,只见敖光朝服叮当,径至南天门。只见南天门未开。敖光曰:“来早了,黄巾力士还不曾至,不免在此间等候。”哪吒看见敖光,敖光看不见哪吒。这哪吒是太乙真人在他前心书了符箓,名曰“隐身符”,故此敖光看不见哪吒。哪吒看见敖光在此等候,心中大怒,撒开大步,提起手中乾坤圈,把敖光后心一圈,打了个饿虎扑食,跌倒在地。哪吒赶上去,一脚踏住后心。不知敖光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