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我五百年美丽的劫-寓言故事网

1.我是一只狐,今年,刚好芳龄五百。不必惊讶,作为九尾狐,五百岁,还只是一个小孩子。我的大姐已经三千岁了呢。我的二姐今年也有六百岁了。与我不同的是,她四百岁的时候,就能幻化成人形了,而我,至今也不能。

许少君是个书生,家住太湖北岸。他从小失去双亲,家境贫寒,但他聪明好学,方圆几十里很有名气。他的伯父伯母经常接济他,希望他日后能有出头之日。后来伯父年岁大了,对他接济也少了,他便垦出一片荒地种些蔬菜自给自足。

图片 1

图片 2许少君常常去湖边的鹰嘴岩上背诵诗书。这天,许少君感觉肚子有些饿,正欲回屋做饭,只听几声吆喝,一个中年打鱼人向他喊道:“小哥,读书人伤脑筋费精神,买一条鱼回去补补身子吧。我今天运气好,捕到了一条红鳞鲤鱼,便宜卖给你吧,我还是头一次捕到这么好的鱼呢!”

2.大姐有一次无意间问起,得知我还没有变幻的能力,叹口气说:如此也好,倒也省去了不少的烦恼。我知道大姐在担心些什么,五百岁时,我会有一个劫数。所谓劫数,其实就是天劫,能够度过劫难,自此以后可顺利成仙。如果度不过,轻则百年修行毁于一旦,重则粉身碎骨,永世不得超生。

许少君本不打算买鱼,可听这中年男人说捕到一条鲜见的鱼,便走过去看稀奇。中年男人把船靠过来,捞起舱里的大鲤鱼。说来也怪,这条鲤鱼见了许少君,不停地向他点头。再看它的背上还插着小半截渔叉。许少君动了恻隐之心,就掏出仅有的一吊钱把这条鱼买了下来。他拔掉鱼背上的渔叉,回到家又取来草药粉末,敷在它的伤口上,用布包扎好,轻轻地把它放回湖里。

3.大姐正是因为算出了我会有一个劫数,放心不下,才放弃了三千年修炼的飞升机会,否则她早已成仙。可她始终没有告诉我,我将要面对的,是怎样一个劫数。

一天晚上,许少君坐在灯下补衣服,缝着缝着,他的指尖被针扎了一下,疼得他龇牙咧嘴的。他想,假若能有个媳妇该多好啊!衣服破了有人缝,肚子饥了有人端来香喷喷的饭菜……想着想着,他不由叹了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不嫌贫贱又好心的姑娘,你在哪里啊……”

4.我和大姐、二姐一直相依为命,生活在这片山野里。我们从未下过山。甚至到现在为止,我对于人的理解,也仅仅只知道那是一种长着两条腿的动物而己。然而我迫不及待的渴望着,能够下山走一趟。

这时,突然传来了敲门声,许少君感到纳闷,这么晚了,谁还会来我家呢?他放下手中活儿,打开门一看,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窈窕动人的姑娘。他结结巴巴地说:“姑娘深夜来我寒舍,有何贵干?”姑娘羞怯地说:“我叫红凌,因走亲戚迷了路,能否在你这里借宿一夜?”许少君一听,立刻乱了方寸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他望望外面黑漆漆的,再看看姑娘那可怜巴巴的表情,最后请姑娘进了门。

5.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二姐幻化成一个女子,带着我,瞒着大姐溜下了山。山下果然很热闹,街市上人来人往。二姐抱着我在街道上慢慢地行走着。忽然,我闻到了一缕淡淡的,清雅的香味。那味道越来越近,正当我们路过一个字画摊时,一位身穿白衣儒服的公子唤住了二姐。

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好容易到了第二天,红凌姑娘却没有走的意思,第三天、第四天还是没有动身的打算。第五天夜里,睡到半夜,许少君发现身边多了个人,他一阵激动,不由紧紧地搂住了她……从此,许少君与红凌姑娘过起了甜蜜的夫妻生活。红凌给了许少君一两银子,让他去买一辆纺织机回来,她在家织布,然后让丈夫拿去城里卖,赚些钱回来补贴家用,日子过得其乐融融。

6.白衣公子对二姐长长一辑:姑娘手中的白狐灵气逼人,可否借小生一用?见二姐迟疑着没回答,我用爪子挠挠二姐,示意她点头答应。二姐把我放在了桌上,白衣公子磨好墨,对着我,一笔一画的画了起来。

这一年秋天,红凌怀孕了。快分娩时,红凌叫许少君在屋子的后院搭两间小茅屋,在茅屋中放一张床和一口大水缸,还嘱咐他到时候不能去偷看,并让他到镇上崔记小货店的隔壁去请一个姓刘的老太太来接生。许少君都照办了。

7.原来,他是想为我画像呀。我歪着头,打量着他。这是我来人间后见到的最好看的人了。我调皮的用尾巴拂过他的脸,却惊得他连连闪避。小白,不许胡闹!二姐拍拍我的头,我只得伸伸舌头,转身跳进了她的怀里。那时,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上苍的劫数这么快就到了。

第三天夜里,许少君只听茅屋里传出“扑腾扑腾”的水声,但他就是不敢靠近。天快亮时,茅屋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,接着刘老太太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。许少君望着自己又白又胖的儿子,乐得合不拢嘴。刘老太太帮许少君把红凌照料出月子才离开。

8.回到山上之后,我日日捧着画卷,闻着他的残留的味道,突然变得十分懊恼。在他眼中,我只是一只白狐而己,再聪慧可爱,也只是一个宠物罢了。从那天开始,我每晚都认认真真的修练,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法力,希望有让他看看我幻化成人时的样子。

可是,婴儿满一百天后却整日啼哭不止,怎么哄都不行。红凌轻叹一声,走进生孩子时的那间小茅屋。一会儿,红凌双手捧着一颗绿莹莹的珠子出来了,拿珠子在孩子眼前晃了晃,孩子立即止住了哭声。红凌只好用绸布缝了一个小香囊,装上珠子挂在孩子的脖子上,孩子才不哭不闹了。后来孩子一天天长大,脖子上不用挂那个装着珠子的香囊也能吃喝玩耍安静自如了。许少君要妻子把珠子收藏起来,可红凌说,还是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吧,这是一颗宝珠,能治百病。

9.大姐对我的变化其实早有察觉。只因我整日专注于修行,忽略了她日渐忧郁的目光。二姐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,三天两头的不见踪影。这一切,我都不在意。我所在意的是自己能否再见他一面,以一个人的样子。

红凌照样织布,而且织出的布花样更多,卖的价钱也更高,日子越来越好了。慢慢地,许少君读书没以前那么用功卖力了。有时,他到城里去卖布,卖了布竟然在城里还要住上两天才回来。红凌劝说他用功读书,许少君听了很不高兴,听烦了,就取出酒饮起来。

10.那一日,我终于忍不住再次偷溜下了山。我顺着他留下的味道,穿过大街小巷,终于找到了他。那是一个小院子,阳光透过葱翠的树叶,洒满一地。他背着手,站在院子中间,口中还呤诵着一首不知名的诗。我站在院子外面,静静地看着他,心中涌起一种难言的滋味。

儿子满一岁后的一天,许少君从城里回来,告诉妻子:县官老爷的娘不知得了什么病,许多医师都医不好,县官老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,他让师爷写了一张布告贴在县城门口,布告上说,谁能治好县官老爷母亲的病,赏黄金十两。许少君看了布告,想起妻子曾说过儿子颈上那颗能治百病的宝珠,因此,他急匆匆回来想拿宝珠,去给县官老爷的母亲治病,这样就可以换来十两黄金,留待日后作上京赶考的路费。

11.我从篱笆上一跃而入,跳到他面前。他有些意外,抱起我,扭头向屋里喊道:媚儿,快出来看,谁来了?我一下子愣住了,伏在他胸前的头也扬了起来。屋子里走出的人,竟是二姐。我挣开他的手,跳下地,飞快的向外跑去。转瞬间,我已是泪流满面。

妻子听许少君说完,就劝他别贪图那笔小财,只要安心读书,以后上京赶考的路费一定为他凑够。许少君听妻子这么说,轻叹一声,随便抄起一本书低头默读起来。

12.二姐回来了。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,她高兴的告诉我,她一直和他在一起,他不在乎她是狐,她会和他永远在一起。说着话时,二姐的脸上一片幸福。我强忍着心中的失落,为二姐祝福。

可是,次日天一亮,红凌却发现儿子脖子上的宝珠不见了,到处找许少君,也不见他的人影。红凌知道是许少君偷偷拿珠宝去给县官的老娘治病去了,便轻叹了一声。

13.等二姐走后,我开始在丛林中拼命地奔跑为了发泄心中的悲伤,嫉妒,还有对他深深的思念。数日后,我终于能一样幻化成人了,可是,这一切都晚了。我开始更加勤奋的修练,只是想要忘却那一份从不曾淡忘的爱情,因为我知道,他从来不曾爱过我。

吃晚饭的时辰,许少君终于一瘸一拐地回来了,妻子关切地问他去县衙的情况,许少君低着头满脸羞愧地一言不发。问急了,许少君长叹一声,说:“娘子,我对不起你呀
……”原来,许少君拿了宝珠去了县衙,很快就治好了县官他娘的病,县官大喜之后便起了贪心,他知道许少君这颗宝珠是无价之宝,便拿出十两黄金给他。许少君当然不答应给他宝珠,县官就心生一计,假装说,许少君不同意就算了,放他走吧。

14.那是一个阳光温暖的日子,我正在山崖上修行。突然闻到一缕很熟悉的气息,其中还夹杂着血腥味。我朝着风吹来的方向,飞奔过去。竟然是他。他躺在地上,满身是血,气息微弱。我带他回到了山上。过了许久,他才醒过来。见了我,他央求我去快去救二姐,说她已被一个法力高深的道人所擒。良久,我才点了点头,心中一片酸涩。

谁知,许少君还没走出县衙大门,就被两名捕头捉了回去。两名捕头按倒许少君搜出了那颗宝珠,然后,县官以许少君假借为老母亲治病为名,偷走了县衙的宝珠,念他是一时糊涂,又为县官母亲看过病,故不深究,只追回宝珠,乱棍将他打出县衙。

15.找到了那个道人,他似乎有些惊讶,笑道:你这妖精,倒挺特别,居然愿意用你百年修行来救你的同伴。我轻轻一笑,吐出那颗晶莹透明的珠子。那是我的内丹。失去了它,我从此只能够做一只普通的狐狸。可我无怨无悔。用我这五百年的道行来换取他的幸福,应该是值得的吧。

妻子得知许少君失了宝珠,心中十分痛惜,她知道丈夫想发财,只得重重叹了一口气,便招呼夫君先吃饭,再从长计议。这时,只听门外一声洪亮的声音叫道:“红绫仙子,快快出来随我二人回归太湖龙君府中听候处治,若不从令,将受万世枷锁之苦……”红凌听到这震耳的声音,全身立时颤抖起来。许少君一把抓住妻子的衣袖道:“娘子,你怎么了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16.道人很守信,如约将二姐放了出来。我用尽最后残留的一点点法力,把二姐送回了他的身边。大姐是第一个知道我失去了内丹的人。她抱着我大哭,这时,我才知道,他就是我的劫啊。只是他永远不会知道,我所做的这一切,只是因为爱他。虽然,他还是不爱我。

红凌满脸哀怨地说: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必再瞒你了。我本是太湖龙君的外甥女,是湖中的红鳞鲤鱼仙子。几年前,我常在湖里听你诵读诗书,暗暗爱上了你,后来你又救了我一命,我更铁定了心嫁给你,决定陪伴你一生。只是,你不该不听我的话,偷出宝珠后又被县官抢去,那宝珠本是我千年练成的法宝,是我的镇身之宝。如今,我失去了宝珠就失去了法力,只得乖乖地随二位神差回去了……”说着,已泣不成声。原来,县官得了宝珠后,兴奋万分,就命人把它悬挂在衙门口派人看着,让过往的人都见个稀奇。宝珠的奇光异彩直冲城外,正巧被两位四处寻找红凌仙子的神差发现,他们便赶去收回了宝珠,以此寻找到了她的踪迹。

从前,有一个遥远的地方,那里山清水秀,宁静美丽,没有硝烟,没有战火,因而,百年一度的蟠桃盛会就在那里举行。各地的神仙都赶来参加,就连土地、山神也都参加了。只有一位小仙女艳美,她没来参加。原来艳美一年前私自下了凡,和一个男子成了亲,后来被玉帝发现了,她只得被迫回了天庭,回到天庭后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又不敢让玉帝知道,等到蟠桃盛会来临之际,她把孩子生了下来。艳美给她取名叫彩蝶。彩蝶一生下来就会笑,十分可爱。转眼,彩蝶已经十五岁了,艳美想瞒也瞒不住了,于是便把这件事告诉了玉帝,玉帝一气之下把彩蝶逐出仙境,贬下凡间。

许少君直听得心如刀绞,悔恨万千,他抓住妻子的裙带,请求两位神差成全他们,让妻子留下。只见两位神差凶狠地扯住妻子向湖边奔去。许少君抱起床上的孩子追到湖边,只听见红凌的声音传来:“往后,你要好好养育我们的孩子,把他培养成一个有作为的人。”许少君一下跌坐在地上,差点急昏过去,他不停地说:“我听话,我听话,我不会再惹你生气了……”

图片 3

许少君不吃不喝伤感了一天一夜,可孩子不见了娘总是啼哭不休,令他更加烦恼。绝望中他抱起孩子跑到湖边大叫:“红凌,我随你来了……”眼一闭就要往湖里跳。

彩蝶被逐出仙境后,在外流浪了一年,她吃不饱,穿不暖,过着艰苦的生活。这天,她又累又乏,一下昏倒在路边。当她醒来后,发现自己的两条腿都成了鱼尾巴,自己变成了美人鱼。这时她看到有一个男人鱼在看着她,于是彩蝶问:你是谁呀?我这是在哪里呀?那个男人鱼说:我是人鱼界的第一美男,也是人鱼王的唯一儿子。哦,对了,我忘记告诉你了,这是海底,也是人鱼的世界,你现在是人鱼界中最美的一位了,所以你一定要藏起来呀!彩蝶问:这是为什么呢?那个男人鱼说:因为我的父王有一种怪病,说是只能用最美的人鱼的鲜血才能把病治好,到现在始终没有找到,所以他现在疯了,而你却在这个时候到来,幸好你遇见了我,不然你恐怕早就死了。彩蝶说:既然老天让我在这种时刻出现,就说明我能把你父王治好,相信我吧!那个男人鱼说:可彩蝶说:相信我,我不会死的。于是,她走到那个男人鱼的父王面前,用刀割破了静脉,由于失血过多,她昏了过去。
当她醒来时,发现自己在一座皇宫里,一些侍女们正在看着她,她发现自己又变成人了,十分高兴。这时,来了一个女人,她就是皇后。皇后对她说:你可算醒了,你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了,在这一个多月里,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:你是不是仙女。你快告诉我啊!彩蝶说:算是吧!可你怎么会怀疑我是仙女啊?皇后说:一个月前,我在窗前绣花,忽然看见一群彩色蝴蝶,一直飞到我的窗前,我看见蝴蝶托着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你,我急忙打开窗子,把你放在床上,这时蝴蝶已经飞走了。彩蝶问:那跟我是不是仙女又有什么关系呢?皇后说:皇上得了一种病,说是需要找一位仙女,把仙女的血注入皇上体内,皇上便可复原了。彩蝶说:哦!原来是这样,我愿意一试。于是,彩蝶便把血注入到皇上的体内,彩蝶又昏了过去。她醒来后,看见一群狮子,狮子对她说:我们狮子已经不吃人肉了,可我们狮王得了病,而药就是一块人肉,所以,请你答应我,给我们狮王一小块肉治病吧!彩蝶说:好吧!于是,她用小刀割下一块肉,痛得她再次昏了过去。
当她睁开眼睛时,看见了玉帝,玉帝对她说:自从我把你逐出仙境后,你母亲就一直在求我,还说你这也好,那也好,还很善良,于是我给你设下了三重考验,你都过关了,所以我正式宣布,你以后就是彩蝶仙子,是蝴蝶的首领,并赏你一些东西。彩蝶说:谢谢玉帝。
从此彩蝶和艳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就在这时,只听一声吼叫:“站住!”一个人蹒跚跑来。许少君停下寻声一看,竟是他大伯!

许少君是个书生,家住太湖北岸。他从小失去双亲,家境贫寒,但他聪明好学,方圆几十里很有名气。他的伯父伯母经常接济他,希望他日后能有出头之日。后来伯父年岁大了,对他接济也少了,他便垦出一片荒地种些蔬菜自给自足。

老人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衣袖,“啪啪”就是两个耳光:“混账!真没出息!你不想活可孩子还小,他可不想死啊!”大伯瞪了许少君一眼,一把抱过孩子,边走边说:“从今往后孩子由我们二老来抚养,我就不信你一个大男人只有死的勇气!要死也得死远一点,免得死在家乡给先人丢脸!”

图片 4

许少君蹲在地上呜呜哭了好久。他终于想明白了,穷苦人家要想团团圆圆过好日子,不受人欺侮,只有发愤图强好好读书,考取功名才能扬眉吐气。从此往后,许少君又过上了以前那种日子,一边耕种荒地,一边熬更守夜刻苦读书。好在大伯一家时常来接济他,不是给他送米就是给他送钱。就这样,许少君的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许少君常常去湖边的鹰嘴岩上背诵诗书。这天,许少君感觉肚子有些饿,正欲回屋做饭,只听几声吆喝,一个中年打鱼人向他喊道:小哥,读书人伤脑筋费精神,买一条鱼回去补补身子吧。我今天运气好,捕到了一条红鳞鲤鱼,便宜卖给你吧,我还是头一次捕到这么好的鱼呢!

两年后,许少君中了举人,不久又赴京城考中了进士。放榜后,他差点乐晕了。他用没花完的路费,买了一匹高头大马骑上从京城荣归故里。

许少君本不打算买鱼,可听这中年男人说捕到一条鲜见的鱼,便走过去看稀奇。中年男人把船靠过来,捞起舱里的大鲤鱼。说来也怪,这条鲤鱼见了许少君,不停地向他点头。再看它的背上还插着小半截渔叉。许少君动了恻隐之心,就掏出仅有的一吊钱把这条鱼买了下来。他拔掉鱼背上的渔叉,回到家又取来草药粉末,敷在它的伤口上,用布包扎好,轻轻地把它放回湖里。

到了家门口,许少君发现自家那寒舍竟大开着门,还飘出饭菜的香味。他进屋一看,吃了一惊,原来屋子里有好多人。见他进来,一个女子迎了上来向他喊道:“相公,你回来了?”许少君闻声仔细一看,惊得嘴巴张得老大:这不是妻子红凌吗?他惊喜道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一天晚上,许少君坐在灯下补衣服,缝着缝着,他的指尖被针扎了一下,疼得他龇牙咧嘴的。他想,假若能有个媳妇该多好啊!衣服破了有人缝,肚子饥了有人端来香喷喷的饭菜想着想着,他不由叹了一声,自言自语道:不嫌贫贱又好心的姑娘,你在哪里啊

“你都中进士了,他们敢不放我回来祝贺祝贺吗?”红凌笑容可掬地说。这时,许少君的大伯及伯母,还有那个曾为妻子接过生的刘老太也走了过来,他们一齐向许少君贺喜。大伯说:“侄儿,其实你有如今的荣耀,全是侄媳妇红凌姑娘的功劳啊!没有她的精心策划,未必就有现在的好结局呢。”

这时,突然传来了敲门声,许少君感到纳闷,这么晚了,谁还会来我家呢?他放下手中活儿,打开门一看,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窈窕动人的姑娘。他结结巴巴地说:姑娘深夜来我寒舍,有何贵干?姑娘羞怯地说:我叫红凌,因走亲戚迷了路,能否在你这里借宿一夜?许少君一听,立刻乱了方寸:这这他望望外面黑漆漆的,再看看姑娘那可怜巴巴的表情,最后请姑娘进了门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许少君听得一头雾水,急忙问道。

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好容易到了第二天,红凌姑娘却没有走的意思,第三天、第四天还是没有动身的打算。第五天夜里,睡到半夜,许少君发现身边多了个人,他一阵激动,不由紧紧地搂住了她从此,许少君与红凌姑娘过起了甜蜜的夫妻生活。红凌给了许少君一两银子,让他去买一辆纺织机回来,她在家织布,然后让丈夫拿去城里卖,赚些钱回来补贴家用,日子过得其乐融融。

“其实呀,红凌并不是什么仙女……”刘老太大声说起来。原来,许少君勤奋读书、颇有才华的名声传到了十里之外的崔家庄,崔员外的女儿红凌姑娘十分羡慕他的才气,并对他心生爱慕之情。她对父亲说出心思,可她父亲根本没把这个穷秀才放在眼里,便不肯答应。红凌把心事说给她的丫鬟,丫鬟就跟她商量说,先找个理由试试许少君的人品如何。于是,丫鬟就托她打鱼的老爹,用一条鱼试了一下许少君,发现他心地果然很善良。后来,红凌姑娘下定决心,就偷跑出来,跟许少君结了婚。至于她说自己是鲤鱼仙子,主要是不想让许少君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那颗宝珠是她家祖传的夜明珠,有一定的功效。当时她父亲知道她与人私下结婚的事,虽然很生气,可见生米做成了熟饭,也就既不认她也不管她了。但红凌的妈妈惦记着女儿,常让奶妈刘婶偷偷给红凌送些钱物过来。

这一年秋天,红凌怀孕了。快分娩时,红凌叫许少君在屋子的后院搭两间小茅屋,在茅屋中放一张床和一口大水缸,还嘱咐他到时候不能去偷看,并让他到镇上崔记小货店的隔壁去请一个姓刘的老太太来接生。许少君都照办了。

可是,后来日子稍好些了,许少君却慢慢变了,不但变得不爱读书,而且心里老是想发不义之财。红凌见丈夫变得庸碌起来,心里很急,就跟她的两个哥哥偷偷商议一定要挽救许少君,他们答应了。随后两个哥哥就借助许少君失了宝珠之事,假扮成神差,赶来把红凌押了回去,用此方式给许少君来个迎头打击,让他夫妻分离,让他痛悔,从而达到让他奋发图强,考取功名的目的。在这近三年中,红凌虽然离开了许少君,可暗中给了他不少帮助,他大伯每次送来的物品,以及孩子的抚养费,都是红凌的。

第三天夜里,许少君只听茅屋里传出扑腾扑腾的水声,但他就是不敢靠近。天快亮时,茅屋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,接着刘老太太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。许少君望着自己又白又胖的儿子,乐得合不拢嘴。刘老太太帮许少君把红凌照料出月子才离开。

许少君听得一愣一愣的,回想往事,百感交集,他握住妻子的手说:“贤妻,你真是我的恩人啊!常言说一个篱笆三个桩,我可是一个男人三个帮呀!福气真不小啊!”

可是,婴儿满一百天后却整日啼哭不止,怎么哄都不行。红凌轻叹一声,走进生孩子时的那间小茅屋。一会儿,红凌双手捧着一颗绿莹莹的珠子出来了,拿珠子在孩子眼前晃了晃,孩子立即止住了哭声。红凌只好用绸布缝了一个小香囊,装上珠子挂在孩子的脖子上,孩子才不哭不闹了。后来孩子一天天长大,脖子上不用挂那个装着珠子的香囊也能吃喝玩耍安静自如了。许少君要妻子把珠子收藏起来,可红凌说,还是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吧,这是一颗宝珠,能治百病。

红凌照样织布,而且织出的布花样更多,卖的价钱也更高,日子越来越好了。慢慢地,许少君读书没以前那么用功卖力了。有时,他到城里去卖布,卖了布竟然在城里还要住上两天才回来。红凌劝说他用功读书,许少君听了很不高兴,听烦了,就取出酒饮起来。

儿子满一岁后的一天,许少君从城里回来,告诉妻子:县官老爷的娘不知得了什么病,许多医师都医不好,县官老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,他让师爷写了一张布告贴在县城门口,布告上说,谁能治好县官老爷母亲的病,赏黄金十两。许少君看了布告,想起妻子曾说过儿子颈上那颗能治百病的宝珠,因此,他急匆匆回来想拿宝珠,去给县官老爷的母亲治病,这样就可以换来十两黄金,留待日后作上京赶考的路费。

妻子听许少君说完,就劝他别贪图那笔小财,只要安心读书,以后上京赶考的路费一定为他凑够。许少君听妻子这么说,轻叹一声,随便抄起一本书低头默读起来。

可是,次日天一亮,红凌却发现儿子脖子上的宝珠不见了,到处找许少君,也不见他的人影。红凌知道是许少君偷偷拿珠宝去给县官的老娘治病去了,便轻叹了一声。

吃晚饭的时辰,许少君终于一瘸一拐地回来了,妻子关切地问他去县衙的情况,许少君低着头满脸羞愧地一言不发。问急了,许少君长叹一声,说:娘子,我对不起你呀
原来,许少君拿了宝珠去了县衙,很快就治好了县官他娘的病,县官大喜之后便起了贪心,他知道许少君这颗宝珠是无价之宝,便拿出十两黄金给他。许少君当然不答应给他宝珠,县官就心生一计,假装说,许少君不同意就算了,放他走吧。

谁知,许少君还没走出县衙大门,就被两名捕头捉了回去。两名捕头按倒许少君搜出了那颗宝珠,然后,县官以许少君假借为老母亲治病为名,偷走了县衙的宝珠,念他是一时糊涂,又为县官母亲看过病,故不深究,只追回宝珠,乱棍将他打出县衙。

妻子得知许少君失了宝珠,心中十分痛惜,她知道丈夫想发财,只得重重叹了一口气,便招呼夫君先吃饭,再从长计议。这时,只听门外一声洪亮的声音叫道:红绫仙子,快快出来随我二人回归太湖龙君府中听候处治,若不从令,将受万世枷锁之苦红凌听到这震耳的声音,全身立时颤抖起来。许少君一把抓住妻子的衣袖道:娘子,你怎么了?这是怎么回事?

红凌满脸哀怨地说:事到如今,我也不必再瞒你了。我本是太湖龙君的外甥女,是湖中的红鳞鲤鱼仙子。几年前,我常在湖里听你诵读诗书,暗暗爱上了你,后来你又救了我一命,我更铁定了心嫁给你,决定陪伴你一生。只是,你不该不听我的话,偷出宝珠后又被县官抢去,那宝珠本是我千年练成的法宝,是我的镇身之宝。如今,我失去了宝珠就失去了法力,只得乖乖地随二位神差回去了说着,已泣不成声。原来,县官得了宝珠后,兴奋万分,就命人把它悬挂在衙门口派人看着,让过往的人都见个稀奇。宝珠的奇光异彩直冲城外,正巧被两位四处寻找红凌仙子的神差发现,他们便赶去收回了宝珠,以此寻找到了她的踪迹。

许少君直听得心如刀绞,悔恨万千,他抓住妻子的裙带,请求两位神差成全他们,让妻子留下。只见两位神差凶狠地扯住妻子向湖边奔去。许少君抱起床上的孩子追到湖边,只听见红凌的声音传来:往后,你要好好养育我们的孩子,把他培养成一个有作为的人。许少君一下跌坐在地上,差点急昏过去,他不停地说:我听话,我听话,我不会再惹你生气了

许少君不吃不喝伤感了一天一夜,可孩子不见了娘总是啼哭不休,令他更加烦恼。绝望中他抱起孩子跑到湖边大叫:红凌,我随你来了眼一闭就要往湖里跳。

就在这时,只听一声吼叫:站住!一个人蹒跚跑来。许少君停下寻声一看,竟是他大伯!

老人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衣袖,啪啪就是两个耳光:混账!真没出息!你不想活可孩子还小,他可不想死啊!大伯瞪了许少君一眼,一把抱过孩子,边走边说:从今往后孩子由我们二老来抚养,我就不信你一个大男人只有死的勇气!要死也得死远一点,免得死在家乡给先人丢脸!

许少君蹲在地上呜呜哭了好久。他终于想明白了,穷苦人家要想团团圆圆过好日子,不受人欺侮,只有发愤图强好好读书,考取功名才能扬眉吐气。从此往后,许少君又过上了以前那种日子,一边耕种荒地,一边熬更守夜刻苦读书。好在大伯一家时常来接济他,不是给他送米就是给他送钱。就这样,许少君的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两年后,许少君中了举人,不久又赴京城考中了进士。放榜后,他差点乐晕了。他用没花完的路费,买了一匹高头大马骑上从京城荣归故里。

到了家门口,许少君发现自家那寒舍竟大开着门,还飘出饭菜的香味。他进屋一看,吃了一惊,原来屋子里有好多人。见他进来,一个女子迎了上来向他喊道:相公,你回来了?许少君闻声仔细一看,惊得嘴巴张得老大:这不是妻子红凌吗?他惊喜道:你怎么回来了?

你都中进士了,他们敢不放我回来祝贺祝贺吗?红凌笑容可掬地说。这时,许少君的大伯及伯母,还有那个曾为妻子接过生的刘老太也走了过来,他们一齐向许少君贺喜。大伯说:侄儿,其实你有如今的荣耀,全是侄媳妇红凌姑娘的功劳啊!没有她的精心策划,未必就有现在的好结局呢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许少君听得一头雾水,急忙问道。

其实呀,红凌并不是什么仙女刘老太大声说起来。原来,许少君勤奋读书、颇有才华的名声传到了十里之外的崔家庄,崔员外的女儿红凌姑娘十分羡慕他的才气,并对他心生爱慕之情。她对父亲说出心思,可她父亲根本没把这个穷秀才放在眼里,便不肯答应。红凌把心事说给她的丫鬟,丫鬟就跟她商量说,先找个理由试试许少君的人品如何。于是,丫鬟就托她打鱼的老爹,用一条鱼试了一下许少君,发现他心地果然很善良。后来,红凌姑娘下定决心,就偷跑出来,跟许少君结了婚。至于她说自己是鲤鱼仙子,主要是不想让许少君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那颗宝珠是她家祖传的夜明珠,有一定的功效。当时她父亲知道她与人私下结婚的事,虽然很生气,可见生米做成了熟饭,也就既不认她也不管她了。但红凌的妈妈惦记着女儿,常让奶妈刘婶偷偷给红凌送些钱物过来。

可是,后来日子稍好些了,许少君却慢慢变了,不但变得不爱读书,而且心里老是想发不义之财。红凌见丈夫变得庸碌起来,心里很急,就跟她的两个哥哥偷偷商议一定要挽救许少君,他们答应了。随后两个哥哥就借助许少君失了宝珠之事,假扮成神差,赶来把红凌押了回去,用此方式给许少君来个迎头打击,让他夫妻分离,让他痛悔,从而达到让他奋发图强,考取功名的目的。在这近三年中,红凌虽然离开了许少君,可暗中给了他不少帮助,他大伯每次送来的物品,以及孩子的抚养费,都是红凌的。

许少君听得一愣一愣的,回想往事,百感交集,他握住妻子的手说:贤妻,你真是我的恩人啊!常言说一个篱笆三个桩,我可是一个男人三个帮呀!福气真不小啊!

相关文章